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高考1977纪实(一、再等两个月)  

2009-05-02 09:20:16|  分类: 我的1977高考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日奋战到百日惊奇

(一)再等两个月

1975-9-19,我因工负伤、病退回到上海。原以为1968-11-19离开上海到江西插队的蹉跎岁月就此最终画上句号,其实不然,“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当初被热热闹闹、倾城而出、欢送下乡“干革命”、已经“苦战八个年头”、堪称“老革命”的病退回城知青,很快遇到了“新问题”,“重新分配工作”是个难以逾越的关卡。

我是在劳动中从拖拉机上摔下来造成右锁骨骨折的,无论怎么说都是工伤,理应享受相应的待遇,可以进入集体所有制的街道工厂(俗称“大集体”)。但是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了。负责知青工作安排的街革会(当时街道的一级行政机构“街道革命委员会”)向区革会(上一级的行政机构“区革命委员会”)上报的申请报告被打发回来了,理由是我“不属于伤残”。我据理力争,正因为属于伤残才退回上海的啊!街革会无法解释,又把球踢回区里,请求复审。区里拖拖拉拉地“研究研究”之后,给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上海不能把工伤全部包下来”,甚至说“插队无所谓工伤劳保规定,工伤就按照病退对待。”这是1977-5-14的“封口之作”。

我总算领教了“工农差别”、“城乡差别”的真正含义,想不到啊想不到,当初被轰轰烈烈送下乡、又辛辛苦苦受了伤,而后果与待遇竟然就是如此这般?!街道、里弄熟悉“有关部门、有关政策”的好心人终于不得不“实话实说”了——我家没有一个人在外地、在务农,所以不能享受分配到“大集体”的待遇!因此,唯一出路是进“小集体”——里弄生产组。两者的收入待遇分别是月薪二三十元和一二十元。在那个时候这样的差距是很大的。

这就是从1975-9到1977-5历时20个月“纠缠不休、折腾不已”的结果。那个年代的一次分配定终身,事关重大,所以断然不可就此“认命”进“小集体”!我父亲坚持己见,坚定不移,让我对所有关心我的人“一言以蔽之”:“再等两个月吧!” 对此,有的人报以苦笑:“上山下乡真是作孽啊”;有的人回以轻蔑:“还能等出什么名堂?”

我则“一如既往”,继续“召之即来、有求必应”地帮街道、里弄做一些写刷各类宣传标语、代写各种小结和发言稿之类的打杂,除了换来感谢与表扬,没有一分一厘的报酬。回沪一年多,在如此“义务劳动”打发时间的同时,父亲已经让我通读了列宁选集四卷,然后又开始通读38卷本的列宁全集。在“政治挂帅”的年代里,这样的阅读却常常产生一些“另类”的“非主流”的想法。除了有时候与父亲谈谈之外,就只有埋在自己心底,偶尔也会写几句笔记。

1977-7-18。我在家整理书籍,打开了自己曾经带到江西插队、始终压在箱底、一直秘不示人、而后又带回上海的一叠教科书。那是初中一、二年级的代数、几何、物理、语文、政治等教材。久违十余年了!1966-6之前就读于学校的一幕幕浮现眼前。在当天的日记中留下了这样的记载:“心血来潮,翻阅代数几何,竟解出若干十年前求学时不得其解的难题。”

今天回首当年,突然发现,真是被父亲言中了——我无意之中的心血来潮之举,正好是在5-14得到“只能进生产组”的“最后判决”之后父亲决定“再等两个月”的日子!

不过,从日记中看到,这一时的心血来潮,很快趋于平静,到1977-8-1,才在继续通读列宁全集的同时,开始“阅代数”了。不过,也只有两天。随后,开始出现质的变化——

1977-8-4日记:“今起自学《数理化自学丛书·代数·第二册》”。根据记载,通读全集与自学代数是“齐头并进”,可谓“红专结合”。基本上是上午自学代数,下午或晚上通读全集。最值得注意的是,自学《数理化自学丛书》!当时我家中并没有这套丛书,一本都没有。虽然日记中没有相关的记载,但可以肯定,这是父母亲从他们工作所在的上海图书馆借来的。

1977-8-21日记:“早上广播十一届一中全会新闻公报。……下午被通知去卢湾体育场参加庆祝大会和游行。至6时许才回到家。”正是这平平淡淡、毫不显眼、不值一提的几十个字,隐含着我生命历程中又一个重要转折点!

这一天是星期天。下午,去参加欢庆“十一大”的活动了。舅舅来我家,向我的父母等转达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今年要恢复高考了,理工科是肯定无疑的,文科还不清楚。”

舅舅在上海纺织工学院(文革前称华东纺织工学院,拨乱反正后恢复原名,后来改名中国纺织大学,现名东华大学)工作,他带来的消息十有八九是准确的。当时,在“两个凡是”的指引下,人们还牢记着文革中1968-7的“最新最高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亦即著名的“7.21指示”。所以,是不是全面恢复招生还没有定论,也是可信的。

记得那年那天的晚上,全家又一次讨论我的“出路问题”。父亲认为,恢复高考的消息不会是空穴来风,因为邓公复出的大环境与1974~1975时期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应该把握这个机遇。如果能够有机会考大学,一定不要放弃。不仅是不需要被动地等待“推荐”,而且有希望一举解决病退回沪以来拖而不决的工作安排问题。眼下不管恢复高考的正式文件怎么规定、何时下达,做好迎考准备是不会错的。至于是从理工科方面还是从文科方面进行准备?还是从数理化自学丛书起步,因为,我是名义上的知识青年,实际上仅有初中二年级的水平,数理化方面的基本知识还差得远,自学丛书的这些内容是文科理工科都必备的。总之,不管什么时候恢复高考,学习文化知识永远不会错。

祖父、母亲都表示赞同。我也觉得自己犹豫迷茫了许久许久,此刻真是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1977-8-21就此成为我难以忘怀的一个重要日子。日记显示,从1977-8-22开始,我全力以赴投入了自学文化知识,通读列宁全集则定格在8-20阅读的第9卷第77页上。

从8-21得到消息,到12-11走进考场,是111天。

(写于2009-05-01,待续)下一篇:我的高考1977纪实(二、并不是复习)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