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高考1977纪实(七、又是一百天)  

2009-05-10 13:10:32|  分类: 我的1977高考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又是一百天

【1978-1-15:祖父走了】

天有不测风云。

正当高考揭榜的日子越来越逼近的时候,我的祖父在1-15晚上8点半猝然离世。当天的日记中,我写道:“如此突然的打击使我心痛欲裂……”。作为长孙,深受祖父的喜爱、关爱、疼爱。在高考前的“百日奋战”中,他更成为尽职、尽心、尽力的“火头军”“马大嫂”“总后勤”。1-8我在体检时意外“受伤”,他心疼不已,连续数日为我单独煮稀饭。

祖父的一生历尽风风雨雨,尤其是二十余年的坎坷经历,使他的健康遭到极度破坏,精神受到极度摧残,但他还是怀着希望,活着、活着。他看到了1976年10月的“四人帮”垮台。他也看到了1977年下半年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进入实施阶段。可是,在“春天还会远吗”的时候,他还是在老慢支、心脏病、高血压的夹击围剿中倒下了。1-18,星期三。下午,祖父在龙华大殓,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1978-1-20~2-20:走出悲恸】

1-20,星期五。这天,我又在街革会帮忙写年终颁发的奖状,兼做家务。晚上,我恢复了中断五天的自学,复习英语。“今天是失去祖父后父母弟妹全部上班的第一天,发觉学习时间锐减!”

1-24.星期二。“今天是失去祖父后第一天我一个人在家的日子。好不凄凉。家务之余,续抄《英语复习资料》,续学《三角》。”

1-27,星期五。上午在弄堂口遇乡办的小贾,说“未曾听到有通知发下”。

2-7是农历春节。依旧自学不辍。年初一上午,续学高中代数、英语。年初二上午,续阅《微积分学导论》。年初三上午,续阅《微积分学导论》;晚复英语。

2-10是大年初四,已经恢复上班。傍晚,去乡办,遇党委副书记陆兰珍及老卞,无高考录取通知单方面的消息。

2-16,星期四。下午去乡办打听消息,小贾云未闻任何音讯。

2-17,星期五。傍晚去乡办,竟仍无音讯。

…………

我从祖父离世的悲伤中慢慢解脱出来,在自学不辍和义务劳动中度过了春节前前后后的一个月。对于高考的录取通知单,自然是极为关切的,但是没有什么音讯。

 

【无记载有记忆:凶多吉少】

在此期间,父亲辗转相托,打听到复旦大学录取新生的情况。结果是没有见到我的名字。现在我还有当年报名时填写的一张表格的留底,上面显示了我当初填写的三个学校、六个志愿。

我的高考1977纪实(七、又是一百天)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1.复旦大学。数学系,计算机科学系。

2.上海科技大学。四系,五系。(当年上科大的系名。这两个系应该就是数学系、计算机系。)

3.上海师范大学。数学系,物理系。

在“是否愿意录取入其他系或专业”一栏中,均填写“愿意”。

在“是否愿意录取入其他学校的系或专业”一格中,我填写了“其他学校的数学、计算机或气象、天文。”

 

报名、填表之前,全家商议填写什么志愿。我觉得自己的数理化都是底子薄,不宜报考理科,但是在工科方面到底选什么,又毫无方向。所以,我想报考医学院。记得当时报纸上的招生目录里,医科很多,尤其看到不少公共卫生专业。但是,父亲不赞成,他说他自己就是考取了医科、并读了一年以后再退学另考文科的。父亲认为我对医学没有天赋,即使学医也不要读公共卫生,因为这种专业被认为比小儿科还不如。

我是本来就毫无这方面的经验与知识,所以,也就打消了学医的念头,重新在理科方面动脑筋。还是那个老问题——数理化的底子都不行。父亲主张不要笼而统之地谈论,对数、理、化这三门要分开来进行比较与分析。结果,得出一致的看法:我在小学中学都有文科方面的特长,但是现在不报考文科,就退而求其次。我的数学也不错。所以,大方向就选择数学。相关的就是计算机了。而气象、天文则是我在小学高年级时被《十万个为什么》等科普读物激发了相当的兴趣。

这样,在填写志愿时,首先确定了复旦、上科大、上师大的数学系;其次是复旦、上科大的计算机科学系。最后还有一个空格,又不忍浪费,就选择了上师大的物理系。这是很不情愿填写的,因为自己在物理方面的底子、兴趣比不上数学,而上师大又没有天文、气象等系或专业。

至于数理化这三项之一的化学,则被我们从一开始就排除在外、不予考虑。毕竟我是地地道道的门外汉,没有在正规课堂上学过一分钟。所以,我是“闻化色变”。不过,我母亲说,她读书时偏爱化学课,对化学方程式的配平尤其喜欢。

考后一个多月,在得到复旦大学录取名单中没有我的可靠消息之后,我就忐忑不安了。因为早就有一种说法,如果第一志愿落败,那就基本出局了,以后几个志愿只是陪衬而已。凶多吉少啊!

 

【1978-2-21: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

高考揭榜的时刻终于到了!

2-21,星期二。“高考已揭晓,我街道竟只有毛××一人得到录取通知!”

2-22,星期三。“上午到乡办。我街道大专入选者仅一人也。”“下午,小李被录取在师院化学系。”

…………

至此,热闹喧嚣了三四个月的一场大戏落幕了。我所在的街道,39人参加体检,只有1人金榜题名!而我的四五个“考友”,也只有小李一人获得了走进高等学府的资格。

 

【1978-2-23开始:重整旗鼓】

在“尘埃落定”的第二天,2-23,我又重整旗鼓,重上战场。日记显示,每天自学不已,数理化英,轮番上阵。

3-13,星期一。“上下午两次到八仙桥、老西门,欲购数理化自学丛书而不得。”在1977高考之后,文革前出版的这套自学丛书空前热门,洛阳纸贵,每每重印都一抢而空。我在家自学的时候,休息之机就到就近的八仙桥、老西门转一圈,成为那里两家新华书店的常客。日记中不时有这样的记载:

3-27,星期一。家务之余,排队买书。

4-4,星期二。上午排队买书近二小时。

与此同时,家里又“酝酿”着一次大变化:父母的工作单位落实住房政策终于进入了实质性阶段。1978-2-28,第一次去看了拟分配给我家的新房子。3-14又去看了一次。此后的日记中又多了一些内容:开始做搬家的准备,我的分工是整理、处置家中的书籍资料。

 

【1978-4-5:喜获新居】

1978-4-5,星期三。下午2时,父亲提前回到家里,带回了好消息,拿到了落实政策的“住房使用证”!

全家欣喜不已。我立即去派出所,凭借几年来我在派出所“义务劳动”N次建立的人脉,迅速办好了户口迁移手续,一路绿灯,顺畅快捷。

啊,被“扫地出门”整整十年之后,明天就能拿到新居的钥匙了。可惜的是辛劳了一辈子的祖父没有等到这一天,全家人、亲友、邻居都是唏嘘不已。

 

【1978-4-6:绝对意外】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喜事竟会接踵而至!

4-6,星期四。

上午,我与父母到房管所领取了新居钥匙,打开新居房门,讨论拟定了“粉刷打扫”方案。当时绝对没有“装修”的说法,更没有专门的装潢企业,都是“自力更生、自己动手”,全家齐上阵,亲友来帮忙。所以,这天晚上,我去找老同学,商量帮忙的具体事宜。转了一圈,把人员、时间搞定,就回家了。

我还没进家门,一位邻居见到我,大声说:“里弄的支部书记来过了,你的录取通知单来了!你是大学生了!”什么?录取通知单?还是大学生?绝对不可能!大学录取通知单早就发过了,大学也已经开学了,现在怎么还可能有录取通知单?于是,我对那个邻居说:“又和我开玩笑啦……”话音未落,邻居说:“不骗你的,快回家,去问你爸爸妈妈……”另一个邻居闻声走出家门,也对我说:“是真的,是真的哦!”

啊?真有此事?我顾不上多说了,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跑上二楼,冲进家门,只见父母和弟妹都乐呵呵、喜盈盈的,笑逐颜开。“刚才黄书记来过了,送来了这份录取通知单。”我抓过一看,果真是录取通知单!上海化工学院,石化系……。

1977-8-21得到消息,到12-11走进高考考场,111天,是我的“百日奋战”。

1977-12-12走出考场,到1978-4-8拿到录取通知,115天,是我的“百日惊奇”。

(写于2009-05-08~10,待续)下一篇:我的高考1977纪实(八、迟到的校园)

  评论这张
 
阅读(92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