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1975,我在江西云庄当“专业户”(4)  

2009-04-28 12:40:23|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4的春插大忙是4-15到5-1。在这期间,“罚议”暂停。我也下大田“栽禾”,难的是挑几十斤重的秧担,翻山越岭,好几里路的山路小道,只能靠左肩“一肩挑”。以后,在7-8到8-20的“双抢”大忙时节,在生产队仓库当保管员,每天早中晚三次挑谷出仓入仓数十担、每天累计数千斤稻谷的左肩“一肩挑”。1975的春插则是在云庄村的最后一次拼搏,重演了一年前的一幕。这些都使得左半身上上下下的关节肌肉异常辛苦,留下了膝、髋、腰、背、肩多处隐伤,直到现在,每逢天气变化或过于劳累,就会发出酸痛“警报”。

“栽禾”结束、重新“上任”、继续“罚议”,按照支部书记的要求“自己养活自己”,我就不能“畏首畏尾”、“畏葸不前”了。好在“栽禾”之前“闯祸”“触犯”大队会计也没有出现什么“恶果”,“栽禾”期间我与大队会计又是在一个小组里,还是一如既往,并无异样。我心里的大石头也就慢慢落地了。反过来,使我惊讶的是,到5-27,甚至还发生了大队会计自己报了“罚议”——黄牛一头,早上在“庙老上”(小地名)吃禾苗。这样的举动也是相当罕见的。有这样的干部带头,我的“罚议”日子就好过多了。

谁知又没有过几天,更大的事情发生了。6-5,上午,我在“牛门口”(小地名)赶到两头猪。又引起村头一些主妇们的关注、议论:“呀!这两头猪是老大家的啊!”村民们也把大队支部书记敬称为“老大”,虽然他五十多岁,比不上村里的一些年长者,但毕竟是“独霸一方”的啊。相应地,书记的妻子被敬称为“婆大”。

我知道那些看热闹的主妇们不会哄我、骗我、吓唬我,脑子里顿时一派混乱:“哎呀,真的要到老虎头上拍苍蝇了吗?”我把猪赶到书记家的猪圈里,顺道到书记家,只见“婆大”正在家准备午饭。我告诉她,两头猪跑出来了。“啊?这猪哇!我可是关好猪圈的门的啊!”“婆大,可能是门被猪拱开了。”“你今晚也会去报吗?”“应该是吧。我赶了回来,很多人都认出来了呢!”“哦!”她也不做声了。

晚上,我到书记所在的第四生产队报了“罚议”。史无前例的判罚大队“一把手”的特大新闻在全村悄悄传开了。但是,书记见了我还是笑眯眯的,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自此以后,村里对我“罚议”的责骂、谩骂、辱骂几乎绝迹。

我则逐步“收敛锋芒”,“见好就收”。我自己不时进行核算,自己规定,只要“收罚”平衡就可以了。当发现“罚议”数明显高于我的工分数时,就“适当放松”“网开一面”。无论是老实巴交、劳动力缺少等情况,还是曾经顶撞辱骂过我,我都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因为我发觉,没有故意放纵家禽家畜的人家,都是偶尔“失手”而已,提醒他们“提高警惕”就是了。如果纠缠于一时的纠葛而伺机报复,以怨报怨,就更没有必要。所以,我对这些人家都是“以礼相待”,采用“悄悄话”“明白话”:我知道你们家的情况,但捉到、赶到这些家禽家畜,有目共睹,我也无法瞒天过海,就在数量上适当“照顾”一下。被“罚议”的村民也都表示理解。

就这样,彼此照顾、通融,我算是平平安安度过了“罚议专业户”的日子,直到1975-5回沪办理病退手续时为止。而在此期间的工分与“罚议”达到了平衡,实现了“自己养活自己”的目标。

时至今日,不少插友与我谈起那一年多的“罚议”,都以为是很难熬的日子,我说,非也,是一段苦中求乐、相当快活的生活。其中还有一段难以忘怀的“奇袭险遇”。

(写于09-04-28,明日续完)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