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1975,我在江西云庄当“专业户”(2)  

2009-04-24 09:26:12|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4-3-17,大队支部书记让我正式“上任”当云庄村的“罚议人”。想不到我的“罚议”第一刀就斩了我们自己!

3-18,是我第一天“罚议”。在村子附近转悠了没多久,就看到三头猪在村子西端“牛门口”(小地名)小道上“哼哧哼哧”啃地皮。我挥舞手里的细竹子,把它们往村里赶。一个婆大(当地对上年纪妇女的称呼)见到了,乐不可支:“哈哈哈哈,今天是第一天吧,一下子就抓到30个工分啊!你知道你赶的是谁家的猪吗?”我说:“不知道啊。”“哈哈,就是你们上海人自己的啊!”我仔细一看,眼熟,但又不信:“真的?”“还会错吗?你就看它们回到哪家的猪圈里吧!呵呵,我们就等着看今天晚上你怎么办了。三只猪哦,30个工分哦!”

在婆大的“目送”和我的“监督”下,那三只猪果真进了上海知青集体户搭建的猪圈。我回到知青集体户的住房,报告了这一意外的“开门红”。当日值班负责烧饭喂猪种菜等后勤的同学,也十分为难:“怎么一转身就拱开圈门溜出来了呢?”不过,大伙儿还是支持我的工作,更维护知青集体的信誉,一致决议:今晚到队里如实登记!

记得那天晚上,“三只猪事件”在这个百来户的村子里早已家喻户晓、议论纷纷了。在我走向生产队记工房的一路上,就有人指指点点:“看啊,去记工房啦。”还有人尾随在后,哪怕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记工也还是要回记工房看看热闹。更有人跑过来问我:“你们的三只猪该怎么罚啊?”我随口回答:“一样啊!”“真会罚你们自己吗?”我笑而不答,因为已经到记工房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向记工员报告,今天知青户罚30分,原因是三只猪跑出来了。霎时间,记工房里炸开了锅:“上海人自己罚自己了!”“真的罚了30分哦!”“罚议罚自己,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啊!”我注意到,许多人包括生产队和大队的干部,是带着好意乃至敬意在注意我、观察我,还流露出赞许的笑容。

当然事情的发展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一帆风顺。开创“自罚”第一例的次日,就发生了一户社员家两只猪在“牛栏背”(小地名,村子西北角,生产队的牛栏附近)被我赶到、主妇破口大骂“上海佬”的情况。有些人为我担心,问我怎么办,我说,“我们知青和他家是多年的邻居,关系一直不错,但是罚议是大家商定的事情;再说那两只猪被赶回猪圈的一路上有许多人看到,是有目共睹的,我不能公开说假话,也没法瞒报。”用现在的流行语叫做“秉公办事”。

晚上,我到记工房报了。主妇得知后大发雷霆,她本来就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厉害角色,这天更甚。我是“冷处理”,不予回答。其实,她的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上中农,“事发”以后更是一言不发。于是事态很快平息了。

接下去的日子里,猪啊、牛啊、鹅啊,“犯规”的不少,差不多每天晚上,我都要去生产队的记工房去,就好像是现在的“新闻发布会”。我的举动引起众人的关注,见我朝哪个生产队的记工房去,就会引来不少人的“另类注目礼”——今天谁家又要倒霉了?当然,相应地我也要招来“口水”乃至“诅咒”——“你这个上海佬,罚我家啊,不得好死哦”。不过,这样的“待遇”很快就改观了,对“罚议”的责难声渐渐小了,甚至有人说我是“云庄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罚议人”。因为我又一次次作出了惊人之举。

(写于2009-04-23,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