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1975,我在江西云庄当“专业户”(1)  

2009-04-23 09:55:23|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3-5-7,我在江西农村因工骨折,对参加生产劳动有影响,上海有关各级部门众口一词,称“唯一的办法是回到发生工伤的原地解决”。于是,1974春节后我结束了在沪九个半月的治疗与休养,2-23回到江西新干云庄。对于我的情况,县、公社各级“五七大军办公室”(专门管理下乡知识青年和下放干部的机构)也没有解决的办法,让我回村里等着。实际上,把球踢到了最基层的生产队。

生产大队的干部们也颇感为难,说,农村里没有劳保之类的政策,唯有“五保户”,而我又无法列入“五保户”的范围。这是大实话。“五保户”是五十年代就开始出现的特定称呼,指的是农村中没有亲属供养而依靠社会保障的住户。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后来的农村人民公社对缺乏劳动能力、生活没有依靠的鳏、寡、孤、独者,实行保吃、保穿、保烧 、保医、保葬(儿童为保教),简称“五保”。对照这样的政策规定,我是无论如何也排不上“五保户”的号的。因为,最根本的大前提“没有亲属供养”就不存在啊。

在这近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窘迫境况下,大队干部还是想出了没有先例的“照顾政策”——专门负责云庄村的“罚议”(又称“行议”)。

“罚议”是当地并不鲜见的规矩,简单地说,就是对不利于集体利益的现象,进行事先大家约定的处罚。具体做法是,对各家饲养的家禽(鸡、鸭、鹅)、家畜(猪)以及各家分担喂养的生产队集体所有的黄牛、水牛,若因各家“看管不严”而跑出村子范围或擅下农田的,社员可以赶回圈中或“捉拿归案”,并报生产队给予相应的处罚。鸡、鸭、鹅、猪按只计,分别是4、5、6、10个工分;牛是归生产队所有,即使“犯规”触犯了集体利益,还是手下留情、网开一面,处罚力度稍轻,黄牛、水牛各为4、5分。

但是,多年的实践证明在执行“罚议”规矩时困难重重。因为大家都是一个姓的乡亲,天天见面,谁又都难免会有“看管不严”的时候,而没有谁会故意犯规,所以,情面观点是不可避免的。若存在宗派纠纷,则会引发更大的矛盾。但是不执行规矩也不行,“看管不严”就会慢慢变成“放任自流”,家禽家畜就会“横行无阻”。于是,就实行“轮流坐庄”制,即,按一定的排序,轮流“罚议”。即使这样,执行力度和严肃性等等还是得不到保证。最普遍的现象是,视而不见(明明看到某家的猪跑到村外了,偏说没看见,理由是一天到晚在那么大的范围内“罚议”怎么可能一览无遗),或者手下留情(不是不报,而是少报,明明是赶到某户两只猪,但只报一只)。诸如此类的状况也情有可原,各级干部也束手无策。久而久之,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让执法者回避那些斩不断理还乱的亲情关系,“村外来的人”才是最佳罚议人。

于是,知青就成了首选。我则成了“空前绝后”的长达十五个月的“专职罚议人”,用当今的流行语是“专业户”。尽管当时我的隶属关系在第六生产队,但整个云庄村还有第四、第五两个生产队,所以我又成了独一无二的比一个生产队队长还管得宽的人。

(写于2009-04-12~20,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