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令人刮目相看啊——从修圳说起  

2009-04-10 09:00:33|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自己的“当代历史文物”中荡漾,总有一些“旧物新识”的发现。我保存的唯一一本由记工员亲笔记工的工分簿(劳动手册)中,“一不留神”就涌现出不少新的话题。我提笔写本篇时,题目只是简单的“从修圳说起”,但是越写越梳理,就越是吃惊,遂把原先的题目降格为副题,以自己由衷的感受“令人刮目相看啊”作为正题了。

 

话题之一:修圳

1969-3-1记载:下午农事项目,修圳。

令人刮目相看啊——从修圳说起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此图参见话题之一、之二)

如今认得“圳”字恐怕都是从闻名全球的深圳这个地名开始的,而且除了这个地名之外就鲜有与“圳”字打交道的机会了。而距今四十年前,我就和这个字交上朋友了。由于自己素来喜欢看地图册,那次记工以后就立即想到了“深圳”,而且知道 “圳”字念zhen,第四声。但是我们的记工员写“修圳”却说“修dun”,第三声。有时也有念作“修kan”,第三声。那么这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无从知晓。只记住了“修圳”就是指当时的农事项目,利用冬闲季节修整田间的水沟和山脚,铲除杂草和灌木丛,以利于来年耕作。

近日有闲,查阅了“金山词霸”。

《高级汉语词典》对“圳”字的解释是:会意。从土,从川。川,水流。本义:田间水沟。多用于地名,如深圳,圳口,都在广东省。

《国际标准汉字大字典》的解释与此几乎一致:田边水沟(多用于地名):深~;~口(均在中国广东省)。

积郁在心头四十年的不解之谜终于解开了。看来貌不惊人的山间小村,颇有汉语文字功底啊。至于读音的差异,我觉得并不奇怪,同一个汉字,南腔北调多得是。

话题之二:三光

1969-3-2记载:全天农事项目,三光。

对于“三光”一词,几乎都会联想到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但不会与农事项目联系起来。然而,在貌不惊人的山间小村,硬是把两者绑到了一起。

这一农事项目是冬闲季节整修农田的一项内容,就是把田埂上的杂草除掉,因为田埂有三个面需要“修整、理光”,所以当地农民称之为“三光”,很形象、又风趣。记得刚开始听到“三光”一词时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时,我也有点过敏:为什么用日本侵略军的罪恶行径来称呼我们自己战天斗地的正义行动呢?只是没有人带头提出异议,我就不吭声了。日子一长,对这个词也就习以为常了。如今回顾往事,更觉得偏居一隅的山民们不乏幽默调侃的本事啊!

参见2008-11-20日志:〖那时那事〗下乡三天,开始三光

【写完本篇之后,按自己的习惯,再从头顺一顺。也许大功告成而自鸣得意,就“自找麻烦”,到“金山词霸”去看看那里面有没有“三光”。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高级汉语词典》在“常用词组”中有“三光”:古时指日、月、星。真有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又是“偏居一隅的山民们”的创造,把古义延伸引用到农事记工上来了。而幸运的是,当地既没有矿产资源,又远离交通要道,在三四十年代躲过了日本侵略军的铁蹄践踏。】

话题之三:作堘

1969-3-12记载:上下午农事项目,作堘。

令人刮目相看啊——从修圳说起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记得当年对这个词十分好奇,尤其是那个“堘”,城里的学生、知青更是瞠目结舌,怪模怪样的,除了不认识,只能是无语了。当时念作“xin”,第一声。所指农事是,春季水田耕作之前,对田埂进行维护,有点像泥水匠的活儿,把所有梯田的面向水流方向的田埂统统抹上一层“水泥”,保证不漏水。而这样的田埂维修又不等同于重新修筑田埂,所以“作”不能解释为“筑”。

查查“金山词霸”,竟然得到洋洋洒洒一大堆的结果。

《国际标准汉字大字典》解释道:chéng,古同“塍”。

读到这里,我大为吃惊,居然这是一个古字啊!遂“跟踪追击”查阅“塍”字。

《高级汉语词典》

塍,堘,chéng。本义:田间的土埂。

塍,稻中畦也。——《说文》

塍,畔也。——《苍颉篇》

塍者,田中作介画,畜水以养禾也。——《周礼·稻人》疏

又如:田塍(田埂);塍区(比喻界限,格式)

畦田。如:塍畎(指田地);塍陌(田间小路);塍陇(田间隆起的小路)

小堤。如:塍岸(小堤;田堤)

《国际标准汉字大字典》

塍,chéng,田间的土埂子,小堤。

由此可见,一个“堘”字就大有讲究,大有来历!竟然牵扯到《说文》《苍颉篇》《周礼》这些古典啦。

而“作”字更是了不得。“金山词霸”里有长篇大论的释义和介绍,恕不引经据典了。看过那一大篇更加觉得“作”这个字的文化底蕴深厚,因此“作堘”一词绝对不可小觑啊!

话题之四:斫柴、斫棍

1969-4-14记载:早晨农事项目,斫棍;上下午农事项目,斫柴。

令人刮目相看啊——从修圳说起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这里的“看点”不在于“棍”与“柴”,这两个字不难解读,“棍”是有一定长度与粗细要求的杂木树干,“柴”是用于日常家庭灶膛的杂树柴火。“看点”在“斫”字。

只记得当时都念作“duo柴”、“duo棍”,但是我实在不理解:“砍”字与“斫”字的笔画相同,何必写成这么一个“异体字”呢。如今方知,这又是自以为是的理解了。

查“金山词霸”又大开眼界。

《高级汉语词典》

斫,zhuó,本义:斧刃。

斧以金为斫。——《墨子》

大锄。二月冰解地干,烧而耕之,仍即下水,十日块既散液,持木斫平之,《高级汉语词典》纳种如前法。——《齐民要术》

词义变化:

斫,zhuó,动词。

用刀、斧等砍劈

因拔刀斫前奏案。——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斫而为琴,弦而鼓之。——明·刘基《郁离子·千里马篇》

斫直、删密、锄正。——清·龚自珍《病梅馆记》

挥刀奋斫所当无不披靡。(奋斫:尽力砍杀)——清·徐珂《清稗类钞·战事类》

又如:斫旗(砍倒彩旗);斫柴(砍柴);斫柴囡(砍柴的小孩);斫木(被砍削的树);斫刈(砍杀);斫地(砍地。表示气愤);斫伐(砍伐)

攻击

先期率步骑万人夜斫敌营。——《宋史》

又如:斫营(偷袭敌营;劫营);斫丧(催残;伤害)

白昼入乐府攻射官寺,缚束长吏子弟,斫破器物。——《汉书》

《国际标准汉字大字典》

斫,zhuó

大锄;引申为用刀、斧等砍:~伐。~丧(喻摧残、伤害,特指因沉溺酒色而伤害身体)。

如此大段摘引,无非是想展示一下“斫”字在古汉语中的峥嵘风貌。

不是结束语

以上只是在保留至今的“工分簿”里见到的、想起来的,真是一些相当冷僻的古汉字。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古汉语词汇。现在回忆起来的有:

农事类:栽禾——插秧,耘禾——耘稻,割禾——割稻,等。其中的“禾”发音为wo,第二声。

日常生活类:上昼——上午,下昼——下午,昼间——午间,等。其中的“昼”发音与“久”相近。

我相信,若能有一个“方言环境”,一定还会唤起更多的记忆。

农事类的那三个“古词汇”也见诸于书面,但不是强制划一地使用“古词汇”的,就像我的工分簿上没有找到“栽禾”,而是“插秧”(见上图1969-4-20的记载);而“耘禾”、“割禾”则是屡见不鲜(见下面两图)。

 令人刮目相看啊——从修圳说起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令人刮目相看啊——从修圳说起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使我至今觉得好奇不已的是,这些早已在都市城镇“淡忘”、“淡化”的古字、古词,竟然在偏僻山村里得到如此的“保护”、“发扬”,不仅仅在口头“说”,而且还在书面“写”。对于这样的语言现象、文字现象,恐怕不能用类似“返祖”的比喻来解释,而应该……

想不出恰当的结束语了。倒是想起了自己在2008-12-15日志《云庄,不乏诗意之外的不明白》中的感叹,于今真是越来越不明白了。

(写于2009-04-09)

  评论这张
 
阅读(200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