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8日记选(8)政治事故与政治学习  

2009-12-27 15:40:16|  分类: 1968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12. 5 星期四 晴

继续搞布置。今天我们得到了一个极好的教训。由于没有做好充分的调查研究,错给一家富农门口也写上红底黄字的对联。没有做好充分的调查研究,也说明了我们同贫下中农接触太少了,感情太淡薄了。

小坑水库胜利完工。同志们凯旋而归。···

【忆与议】   

1995年在我的“一系列”回忆文字《大笔一挥》中,把埋没在心底将近卅年的“政治事故”记录下来了。而当年发生“事故”的当天,日记却写得如此简单。因为,在那个阶级斗争年代,这一“政治事故”的责任是可怕的,但是不能给“领导阶级及其同盟军”抹黑,内幕是不能随便泄露的。所以,在日记本上也要充分注意不要给“敌对势力”留下可乘之机,并且把可能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说白了,是为贫下中农和干部们“避讳”。看来我的“革命警惕性”是超级敏捷的。其实,那个时代那种气氛究竟有什么意义?纯粹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附:《大笔一挥》的有关内容——

工作了几天后,就发生了一件令我心惊肉跳的意外“政治事故”。这天晚上,我还在吃晚饭,有人跑来问我:“你今天怎么搞的?怎么给一户富农家门口也写上了对联?”这一说,真要把我吓得灵魂出窍了,这事如何是好?我顿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情急之中,我忽然想起,我可是不折不扣地按照大队支书的儿子事先挨家挨户作好的记号行事的呀!他在每户人家大门旁的墙上用不同的记号指示出该户的“成分”,我就根据这记号,按不同的“成分”书写内容不同的对联。比如,贫农、下中农家门口都采用当时最流行的毛主席诗词中豪迈奔放的语句,“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等等,等等。上中农家门口多半是写“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这当中的差异是不言而喻的。作为“阶级敌人”的地主、富农家门口是不刷红色对联的。由于事关“阶级阵线分明”的大事,所以才郑重其事地由支书的儿子事先作了区别记号,而我也深知此事的重要,因而特别小心,每到一户人家门口,总要仔细辨明记号,写完后还要再次“验明正身”,严防出错。所以,是不可能在我手中出纰漏的呀。

如今,不可能发生的事偏偏发生了!真令人不可思议。我在最初的一懵之后,清醒地领悟到此事必定是在哪一个环节上发生了问题。我连奔带跑地来到“肇事地点”,一看,“成分记号”清晰可见,竟然是贫下中农成分!乖乖,整个儿颠了个个儿了,怎么会把贫下中农的记号错标到富农家的门口呢?我急忙去找支书的儿子,得赶快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啊。当我气急败坏地跑到他面前时,他倒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我刚开口,他就知道了我的来意,笑眯眯地说:“别着急,我已经知道了,这事情是我出了差错,没你的责任,放心吧。明天找人去铲掉就是了。”哇,好大的一场虚惊啊!我如释重负地回到自己的宿舍,咚咚直跳的心还没有全部平静下来。   

1968.12. 6 星期五 阴

整天阴沉沉的。上午还下了几点雨,地上潮湿得很。

上午全体到云庄的青年到小坑听南模介绍经验。下午讨论。晚上老贫下中农忆苦思甜。今明两天办学习班。

1968.12. 7 星期六 阴

今天继续办学习班。上午讨论,中午吃忆苦饭,下午不了了之。

这个学习班办得真天晓得。大家干劲都不足,也没有信心办好它。下午甚至连金班长也擅自去小坑了。

晚上算是结业式,开得不伦不类,好多人都溜了。后来老支书到我们经常聚集的地方——女生宿舍,讲了很多事。从他的话中可以很明显地感到贫下中农对我们的许多作为是不满的。

【忆与议】

下乡半个多月,这是第一次专门为我们办的政治学习班。具体内容无从回忆。但从日记中看出,当地公社、大队对我们是有管理要求的。反过来,我们还是用“城市运动式”的眼光来评判周围的事情,例如对学习班的失望。

小坑距离云庄三里路。下乡半月有余,我是第一次出村,往山外跑一次,见识见识供销合作社的“下伸店”(想不到那栋建筑物到2005年还能看到。在《2005第二故乡行——(3)意外惊喜,卌载遗迹》有照片)。“南模介绍经验”,具体情况也难以忆及了,可能就是1968年夏天写血书上井冈的一批热血青年(参见1968-10“自愿报名”插队落户及其他》)来为我们这些“后来人”进行“现身说法”。

1968.12. 8 星期日 晴

上午男生锄草,女生捡油茶籽。下午队里抽水捉鱼,未出工。女生三点多钟才回家吃午饭。

本来今天继续搞三忠于宣传布置,可是用具又不见了。停了两天,结果笔、漆又不知上哪儿去了。

【忆与议】

办了两天学习班,宣传用具又不翼而飞!但是有了几天前的经历,这一次就“泰然处之”,再无“阶级斗争新动向”的紧张气氛了。

“队里抽水捉鱼”是平生第一次见世面,以后由于自己年年回上海过年就没有再次身历其境了。那一年是在村口一个池塘里,人工“拷浜”,几乎大半天,才池底朝天,捉到不少大鱼,家家户户分一份,打打牙祭。1969年起,在云庄村北面的山沟里修了一个小水库,“鱼塘”就北上且扩大化了数十倍。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