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2009-12-25相逢在网络  

2009-12-26 11:40:33|  分类: 红土地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12-25,是我当年到达“第二故乡”云庄至今第15010天。

昨天,12-25,是我去年正式开博“网中人的不老阁”第420天。

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但又在期待之中的事情。

2005-6,我实现了三十年之后重返云庄的心愿,而且希冀有机会再回云庄。然而2007-2的灭顶之灾湮灭了我的许多愿望。2008-11,开博之前我的脑海中有过不少幻想,其中之一就是由于适值上山下乡四十周年之际,期望网络发生奇迹:与四十年前的乡亲们再一次相逢在网络。

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吗?这样的愿望能实现吗?

12-25下午4时许,我忽然发现有位陌生的网友光临“不老阁”,对我半年多以前发的长篇博文《2005第二故乡行》留下了评论,更使我眼睛一亮的是:署名——云庄人。

在我的博文《2005第二故乡行——(1)卅年巧合,行思坐忆》后面,“云庄人”写道——

“真巧啊,我是云庄人。挺感动的,对我们村感情那么深。很小就听我爸讲过“上山下乡”时有一群上海人到我们村来过。他老讲的一件事就是上海人刚来的时候都以为谷子是长在树上的,还有上海人下田的时候都不卷裤腿的,有时候我也这样,我爸就说“真像那个时候的上海人”。说不定我爸都认识你呢。你来我们村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呵呵。。。如今我们村发展的很好。新房子很多,大学生也不少。不知道你当时住在村里的那个地方,很有可能你见不到你当时住的房子了。真神奇,做为云庄的新一代我在这里看到你的文章,这说明我们还挺有缘的。能想像来云庄的按些日子是你生命中一段特殊又难忘的经历。你一定还想来看看吧,我代表全村的乡亲欢迎你来家里看看。……”

虽然有一丁点儿的“出格”之处,但是可以感觉到这是云庄人!

紧接着,在我的博文《2005第二故乡行——(3)意外惊喜,卌载遗迹》后面又见到“云庄人”写道:“呵呵。真是我家,看着照片里的人好亲切。那幅对联是你写的啊。是谁家门口的啊?看了半天没人出来。下次回家仔细看看。”

看到这样的文字,我的感觉是,自己期待中的事情将要出现了。

晚饭后,我到QQ上注了册,按下午留言中的QQ号,很快就找到了“云庄人”。显现在我屏幕上的是位女性“红格子”。

寒暄了几句之后,红格子单刀直入:“不知道你认识我爸爸不”?

我问:“您爸爸叫什么名字”?“国林。”

我一时想不起这个名字,说:“国林? 国栋?我记得有国栋”。“国栋是我家大伯”。

我问:“是不是兄弟俩”?“不是。是一个家族而已。我亲大伯是国春”。

我觉得名字都很熟,可就是一下子对不上号。我说:“可能(我和您爸爸)当年不是一个生产队”。

红格子告诉我:“听我爸讲他当年还是队长呢,开拖拉机的”。

我脑海里闪过当年两个拖拉机手,但名字中不记得有国林。

又立即想到另一条思路:“您的祖父辈是谁”?“哦,我爷爷我都没见过。好像叫国福吧”。

我觉得红格子肯定记错了,父辈和祖父辈都是“国”字辈?也不能责怪她,因为她没有见过爷爷。

我正想再找别的思路,红格子说:“只听人家说他背很驼 大家都叫他驼背”。

我不禁叫出声来:“啊——知道——” 红格子说:“你记得?还听说他很会钓鱼”。

我的脑子在飞速旋转:“您父亲的小名是什么”?红格子回答:“Jiajia。大家都这么叫他。第二声”。

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小名,不知道怎么一来又想不起来了。红格子问我“现在身体还好吧”,我没有回答,以免把话题扯开,一定要紧紧拽住一闪而过的思路。

我问:“您的父亲有一个弟弟,很瘦小”。红格子回答:“估计你说的弟弟就是我爸。我爸只有个哥哥。”

我又问:“您父亲去当过兵吗”?红格子答:“哦,当过兵的是我大伯”。

我觉得有戏了!说:“国春是您大伯——当过兵——”,红格子说:“是的,没错”。

我问:“(国春)好像有个小名 叫海古仔”。红格子乐了:“您记性可真好——对,对”。

至此,终于对上号了。

“云庄人”“红格子”的爷爷是个驼背,在生产队里属于照顾对象,但知道的事情很多,对知青也很关心。由于身体不好,为生产队养养牛,挣不了多少工分,记得他家的“帐户”是用长子国春的名字。

国春个子不高,但重活难活从不后退,一心要为家里多挣一些工分吧。1974年冬季征兵的时候国春应征入伍。记得那年我帮助大队革委会整理入伍青年政审材料,其中就有国春。生产队里也是从长远考虑让他去了,指望几年后他复员时能给全家带来一些变化。

国林还小,是1958年出生的,我们到云庄的时候他才满十周岁,的确还是一个小孩子,但是长得太瘦小了,似乎要比同龄人小两三岁。那时候,村里小学生除了上课之外,还要放牛、打柴等等,放牛是为生产队集体做事,有一点工分;打柴等是为父母分担一些家务,但从来没有跟着大人下田“显显立”(玩玩),到农忙季节,稍大的孩子参加大田劳动,会得到几个工分以示鼓励,不记得是到十几岁可以作为正式劳动力挣工分。当哥哥国春参军离家后,弟弟国林就挑起了一家的担子,那时候他才十六岁,小小矮矮的个子大清老早就在为家里挑水,真让人止不住的辛酸。直到今天,我还记得他由于营养不良而造成的矮小模样。我在《1974~1975,我在云庄当“专业户”》的第5节里提到一批放牛的“短个仔”,其中那一天未必就有国林,但在回忆那段生活时脑海里少不了国林的身影。

红格子告诉我,她在家里排行第二,姐妹有四个,最后一个是弟弟,所以她深知“我爸供我读大学花了很多钱,真不容易”。说到这次网络巧遇,红格子告诉我,是她的一个同学在网上看到我的博客里提到了云庄……所以,红格子连连说,“我能认识您,世界真奇妙啊”“遇到就是缘分”“太巧了”。

我说,“我去年开博的时候曾经幻想过,会不会遇到云庄人”,红格子很高兴:“那我是第一个了”!

红格子传上几张云庄照片,引出了没完没了的话题,谈及大家许多都熟悉的人与事,间或又彼此都插入一些土话,忍不住的嘻嘻哈哈……。

时间过得飞快,红格子要继续写毕业论文了,我则到了休息的时间。改日再见啦。

上网,开博,交流,都已经习以为常了。那么,与“第二故乡”的乡亲们在网络相逢呢——

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这样的愿望真的实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