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寒冷的一月十一日(3)  

2009-01-13 11:11:31|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我家所在地段的房管员,带着“造反队”袖章,走进我家。父母都上班去了,只有老祖父在家操劳家务。房管员声称,“像你家这种情况要紧缩住房面积!你家把三楼前楼让出来!”

我祖父听得此言,顿时目瞪口呆——

祖父从小种田,进私塾读了三个月就因曾祖父病故而辍学,去酱油店、南货店当学徒,后来进纺织厂学机修,刻苦钻研,自学成才,从国外买来的机械出了故障,科班出身的摆弄不好,我祖父埋头琢磨,居然“妙手回春”,于是一鸣惊人,成为技术部主任。可是,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八一三日寇在上海打了仗,江南国土都沦亡”,工厂被毁,一家人在苏南苏北颠簸流离,靠做小本生意谋生。抗战胜利后,来到上海,又合伙经营零布店,陆续有了一些结余。在战乱年代房价低贱的时候,租下了一处石库门住房。当时家里只有四五个人,就把顶层阁楼和三四楼的亭子间租出去了,自己家里使用底楼和二楼两个楼面以及三楼前楼,总计70多平方米。

到1958大跃进年代,里弄里要办卫生站,我家被动员让出了底楼,近30平方米。然而,在此之前,我和弟弟妹妹相继降临人世,已经预示着家里住房紧张的前景。如今,又过去了八年,家里的小孩也开始长大成人了,想不到文革又要让我家让出住房!

祖父思索许久,还是“实话实说”。不料,答复是“不行”。祖父又去房管所,把家里的实际情况“如实相告”,恳求房管所理解。依旧是一口回绝,还威胁立刻派人上门动手“帮忙”。无可奈何之下,全家老小动手,天天晚上搬挪不止,到67-10-09初步腾空了三楼。

尽管如此,祖父还是几次向房管员苦苦哀求,“手下留情”。最后,11-01,房管员松了口,“或多或少让出一点吧”,言下之意,同意只让出二楼亭子间。全家感激不尽。

然而,房管员是个无赖之徒。他几次三番说:“现在你们满意了吧?”“这一下你们称心了吧?”可是当时祖父和父母都听不懂其中的“弦外之音”,只知道连声道谢!

于是,房管员横生枝节,屡屡变卦:忽而硬说亭子间与小搁楼是一起出让的(惹得我祖父发火,指出从未有过这种说法);忽而又突然要求当天搬空亭子间(明知我父母在上班,没有搬家的劳动力,而且已经书面保证11-10交房)。房管员理屈词穷,每每碰壁。

我们全家老小利用每天晚上时间以“蚂蚁啃骨头”的办法把二楼亭子间的东西全部出清。在11-10按约交房。

1967就在惶惶不安之中过去了。谁知,更大的灾难马上来到了。

下一篇:寒冷的一月十一日(4)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