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寒冷的一月十一日(2)  

2009-01-12 17:05:53|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折腾了一夜,幸好没有私藏金银首饰以及“变天帐”之类的严重问题,抄走了一些书籍手稿。虽然没有照当时的做法在里弄里开现场批斗会,但“黑帮分子”“反动学术权威”的身份就此“公诸于世”,本来在众人心目中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一夜之间成了另类、文化大革命揪出来的“坏人”,邻居们对我家老老少少都“刮目相看”。

不久,社会上又出现“红色恐怖万岁”这类“革命口号”,真让全家人陷入惶惶不安之中。

这时发生了1967年“一月革命”,“新生的革命委员会”从“走资派(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手中夺过了权力。我父亲的老同学来看望我父亲时,谈到市革会设立了一个“接待站”,接待群众来访。这两个老实巴交的知识分子,竟然觉得命运与前途出现了一线转机,决定去“上访”。

当时受到文革冲击、痛苦不堪的受害者出于对“新生政权”的期望,到“接待站”申诉的可谓“蜂拥而至”,每逢接待日,虽然是下午接待,还必须天不亮就去排队。

3月的一天凌晨,春寒料峭,黑咕隆咚之中,我走出了家门,从我家所在的南阳桥,一路小跑,到“接待站”(襄阳公园附近),为父亲提前排队。(当时舍不得坐公交车,只知道有六七站路。最近在电子地图上查到,差不多有4公里。)天光大亮后,祖父来了,他是把买菜、做早饭等家务活干完了来换我吃早点。记得是在“接待站”对面一家饮食店吃的大饼油条豆浆。我又冷又饿站了几个小时,此刻觉得早点格外香甜……。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又如何呢?尽管我父亲觉得自己与“黑帮”毫无关联,“浑身不搭界”,问题很容易查清楚,但是“接待站”决不会当场给出什么说法,更不可能让上访者如愿以偿而愉快离去的。他们的专用语是“回去等着吧,我们会联系的。”对这一番“忽悠”信以为真,实在是太天真了!

“造反派”很快就知道我父亲“上访”的详细情况。一天晚上,我母亲不像平日一样与我父亲一起回家(他们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忧郁地说,“那些人(指造反派)为了前些天的上访之事开批判斗争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晚上还有什么革命行动。”全家愕然。

晚上七点多钟,那些人带着我父亲来我家“采取革命行动”了。那些人直奔三楼我父母的卧室,留下个别人看守我们这些家属老小。我特意找了一本小册子,放在自己面前,佯装在阅读。“看守”问我看什么,我把小册子递过去了。那书名《何其毒也》,内容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我是“别有用心”的,无缘无故把我父亲打成“黑帮”“反动权威”不也是“何其毒也”么?那“看守”翻了翻,朝我看了看,想说什么却又没说,悻悻然走开了。

那些人吆五喝六,厉声斥责,高喊口号,“威震四方”。他们让我父亲找来一大张牛皮纸(这是父亲平日用来包书的),拿来砚台和墨,边研墨,边听他们的训话——说我父亲是“配合二月逆流,妄想翻案,狗胆包天”!他们写完大字报,又吵吵嚷嚷找浆糊。家里哪有贴大字报的浆糊呢?于是,勒令我祖父用面粉立即调制浆糊……。

“反击翻案逆流”的“造反派”闹完走了,我们才看清楚,父亲的脸上好多的伤痕。母亲偷偷告诉我们,那天父亲还在据理力争——没有人规定我不能去市革会接待站,我是请假离开单位的……。结果挨了一顿耳光。

毫无用处的解释和抗争啊!全家人再一次深陷惶恐不安,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新的“惩罚”降临。

下一篇:寒冷的一月十一日(3)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