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寒冷的一月十一日(1)  

2009-01-11 18:55:08|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一度的一月十一日又到了。如果到网络上查阅“历史上的今天”,可以见到许许多多历史事件,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内容。但是,这一天在我家的家史上是一个重要的“家难日”。

原本尚属平静的生活在1966年被打断了——在六月份文革全面爆发之前,无帮无派的父亲就被莫名其妙地打成“黑帮分子”“反动学术权威”,原因是一些学术观点“与‘三家村’一样反党反社会主义”。起初,父亲还抱着希望,“是能够说明白、说清楚的”,以为仅仅挨一场“口诛笔伐”的批判就可以过关。万万没有想到,文革竟会发展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1966-8-18,“百万革命师生、红卫兵”在天安门广场受到伟大领袖接见,“红色风暴”开始上街“扫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矛头指向“封、资、修”的店招、路名、“奇装异服”之类。我当时才满14岁,凑热闹,跟着学校的老师同学上街宣传“四新”,到公共汽车、电车上读语录、唱革命歌曲,似乎这就是“文化大革命”。

但是,紧接着很快出现了“抄家风”。无需任何手续,任何“革命群众”都可以对“地富反坏右、黑帮分子、反动权威、牛鬼蛇神”等等阶级敌人“采取革命行动”,甚至发出各种“勒令”(按照现在的观念,是完全彻底的侵犯人权)。一时间,抄家成风,伴之以大街小巷批斗,大字报标语贴到家里,直至全家老小“扫地出门”。

1966-9-6。我照样和同学们上街“宣传革命”,照样是吃了晚饭再去学校逛一圈,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当我走进弄堂,突然发觉有点异样:自家窗口对面住房的墙上,一片白亮的灯光,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因为在那个年代到晚上九点钟还把楼上楼下的电灯全部大开,是不可想象的浪费行为。忽然,我又听到弄堂里其他楼房黑呼呼的窗口传来低低的话音:“看,回来了,回来了。”我四下张望,发现许多窗口都有人朝我家方向张望着、窃窃私语着。我赶紧再看我家的窗口,岂止是二楼、三楼的窗口一片通明,对面墙上还可以看到晃动的人影呢!再定睛一看,平时晚间没有什么人活动的二楼亭子间,竟然也是灯光大亮!出事了?抄家了?

容不得我再看再想,已经来到家门口了。一打开后门,就是刺目的灯光,上楼的楼梯是灯光通明,平时储藏杂物、很少打开的小搁楼也是灯光大作。上楼时,经过小搁楼,看到有人在里面翻查平日里不去翻动的一些书籍,不时挑出一些扔到楼梯上……。毫无疑问,我家正在被“采取革命行动”——抄家。

我懵懵懂懂地走上了二楼,环视四周,只见二楼前后楼都有人在“看守”,房间里所有橱柜都已经翻乱,没法关上门了,连平时我们几个小孩子放书本放学习用品的地方,也是一片狼藉。不过,主力已经到三楼我父母的卧室里,不时听到楼上传来急吼吼的叫声。我不记得“红卫兵”“造反派”对我说了些什么。他们让我到一边去睡觉,不准说话。我毕竟还小,提心吊胆地躺在床上,还是睡着了。等到张开眼睛,只听见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那些人正在打点“战果”……。(待续)

下一篇:寒冷的一月十一日(2)

  评论这张
 
阅读(1152)|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